1997年,法王如意宝与多芒寺僧众在五台山清凉寺前合影

“很多人不敢问的问题,她都问出来了”——索达吉堪布接受《易时间》深度专访

导读:2017年9月21日,《易时间》第二季特别节目上线,受访者是喇荣五明佛学院著名大德、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会长——索达吉堪布。而节目主持人则是拥有“中国顶级人物访谈记者”之称的易立竞。她曾是《南方人物周刊》的高级主笔,也是《易时间》的创始人。

在《易时间》中,索达吉堪布首次面对媒体,谈起在母亲去世以及佛学院重新规划这些重大人生时刻自己的心路历程。

堪布话语摘录

“常人看来,可能我今年生病,光做手术都是要六个小时,这件事情以后我母亲也死了,还有种种事情发生,这可能就是我们所谓的“苦苦”吧,也就是苦上加苦。但我们好像一方面人生看得比较透,所以任何事情都会有一个可能的变化发生,所以我们好像就觉得这些事情应该说是很正常的,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我觉得我不脆弱,在这些方面,我好像在最快乐的时候觉得自己很脆弱,最痛苦的时候觉得我是很坚强的

因为快乐的时候有很多诱惑,人们好像并不是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得很好。反而可能遇到一些痛苦的时候,所修的一些法就用上了。”

“我觉得讲经说法、看书这些都是很快乐的。而且作为一个病人来讲,好像天天想着自己身体不好的话可能更痛苦,所以我的心好像很放得开。我对很多医生和护士都说,我说我没有想到做手术是一个很快乐的事情,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个事情。因为我感觉到,别人原来就觉得做手术很痛苦,我在这个过程中修了一些法,收获更大。”

“过去的54年,刚开始比较迷茫,后来从出家那个时候开始,我觉得人生开始有意义了。更重要的,我有机会讲经说法。就是可能对有部分人通过这个交流让他们明白一些佛理,这是我觉得人生当中最有意义的。

“看星星的时候感觉自己更渺小。星星实际上是很大的,但从我们的视角看的话,它也是那么渺小。我们人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实际上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可能更渺小。

法王的圆寂,包括去年我另一位上师德巴堪布的圆寂,他们的圆寂对我来讲,可能是最大伤心。比较而言,世间的母亲虽然对我的恩德很大,对我肉身的培育、对我的这种关爱,可以说与其他的无法相比。她85岁了,当她离开的时候也比较安详,没有什么痛苦,神智也很清醒,这对我来说好像也没有特别大的伤心。但是我自己的感受而言,对上师的这种离去更加难受,感觉好像在这广阔无垠的世界上成了孤苦伶仃的一个孤儿丢在这个世界上一样,特别悲伤

快乐的时候有很多诱惑,人们好像并不是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得很好。反而可能遇到一些痛苦得时候,所修的一些法就用上了。

当时手术室里有很多人,因为时间关系,我就稍微晚来了大概三、四分钟,那时候我跟那些手术室的医师聊天,我问了很多问题,比如“你们在这里做过多少手术?”“你多少岁?”“你有没有信仰?”那个医生就很奇怪,问我:“你难道不紧张吗?”我说也没什么可紧张的,就也无所谓。

与记者的对话

Q:您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什么?

A:一般在入禅定,在禅定当中享受一些比较超出于世间的一些境界。这应该是我们所谓的无漏的快乐,应该是最完美的。

Q:您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A:对别人有帮助的吧。因为有些才华虽然让人很羡慕,但是到头来害人害己,这样的才华比较多。所以我们很希望是道德上的才华,尤其是对我们这个人间、整个世界都有帮助的。

Q:您最恐惧的是什么?

A:我最恐惧的是自私和懒惰。

Q:您是害怕自己有,还是曾经有过?

A:对,我有过,也害怕有。现在也有时候有,所以我最害怕了

Q:您认为您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A:一直活到现在。

Q:您不是开玩笑吧?

A:不是开玩笑。成功活到今天很不容易的。

Q:您自己的哪个特点让您觉得最痛恨?

A:心有时候比较脆弱。在面对一些事情,面对一些修行的时候,可能并没有坚持下来。

Q:您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A:斤斤计较吧。

Q:您有过这样的时候吗?

A:我也有过,也痛恨自己。

Q:比如什么时候您会斤斤计较?

A:怎么讲?就我们一起探讨某个事情的时候呢,当时我好像斤斤计较,再过一两天回想起来,好像觉得自己当时的感受是不太合理。

Q:您最珍贵的财产是什么?

A:我最珍贵的财产是信心,还有智慧和慈悲心。这是我们叫精神财富,也是叫做圣者七财之因。

Q:您最奢侈的是什么?

A:我最奢侈的,应该是一个人到山洞里面去闭关修行。或者一个人到山上去看蓝天白云,这是最奢侈的。

Q:真的是在山洞里修行吗?

A:对啊,真的在山洞里面,特别向往,但是也没办法。

Q:您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A:我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前一段时间我做了6个小时的手术,比起地狱、饿鬼、旁生的痛苦,这应该算是人间程度最轻的一个痛苦

Q: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A:我最后悔的事情是以前跟上师一起,应该有很多机会,但是那个时候上师讲过很多有意义的一些,包括我们现在生活上细节的一些教言,还有一些佛教的很多甚深的窍诀,但是这些我没有一个一个地记录下来,当时觉得好像上师在身边永远都会这样,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离开了。当离开的时候,好像他的教言的这种价值超越一切。

Q:您最喜欢男性身上什么品质?

A:比较坚强、稳重、勇敢、直接

Q:您最喜欢女性身上什么品质?

A:宽容,然后,合群

Q:您最看重朋友什么品质?

A:情意深长吧,不是变来变去,应该常年如一日。

Q:您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呢?

A:我这一辈子当中最爱的人应该是上师如意宝,最爱的东西,可能吧。

Q:何时何地让您感到最快乐?

A:看书。不管车上也好,还是在走路旅行,或者说在自己屋子里面,因为通过看书,很多烦恼自然而然就消除了。

Q:您的座右铭是什么?

A: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Q:您认为您是一个真诚的人吗?

A:我还可以吧。因为作为一个凡夫人,百分之百真诚可能不行的,因为凡夫人有凡夫人的特点。但在凡夫人当中,我是中等的真诚。

Q:您害怕误会吗?会经常被误会吗?以您的位置的话,被误会应该是一个常态吧?

A:我好像没有。因为寂天菩萨的《入行论》当中说,如果自己能改的事,就不要对它不满,改就可以了,对它担忧或者不高兴,也没有什么用的。同样的道理,我如果自己是清净的话,别人对我冤枉也无所谓;如果我自己不是清净的话,别人对我怎样的评估也是理所当然的。

Q:您害怕误会吗?会经常被误会吗?以您的位置的话,被误会应该是一个常态吧?

A:我好像没有。因为寂天菩萨的《入行论》当中说,如果自己能改的事,就不要对它不满,改就可以了,对它担忧或者不高兴,也没有什么用的。同样的道理,我如果自己是清净的话,别人对我冤枉也无所谓;如果我自己不是清净的话,别人对我怎样的评估也是理所当然的。

Q:那这种委屈的感觉不是很难受吗?

A:委屈好像没有吧,偶尔可能会有一点,但是很快时间就消失于虚空当中了。看蓝天的时候,所有的委屈全部融入与它一体。并且那时候很有可能旁边出现一朵朵的白云。

Q:什么东西可以对您构成威胁?

A:睡懒觉。

Q:什么东西可以对您构成诱惑?

A:天界的快乐。

Q:您对什么东西上瘾过吗?

A:看中观的书。

Q:如果让您对无神论者说一句话,您会说什么?

A:中观的最究竟的思想,也其实是没有神没有鬼,没有任何的外境和形式,就这么一个境界。如果无神论者也是达到真正的(中观)无神论的观点,我觉得挺好的。

Q:如果让您对未来五明佛学院的建设者说一句话,您会说什么?

A:就是法王在世的时候,这里也是清净戒律、闻思修行、利益他众的这么一个道场,所以我对未来的建设者也会说这句话。

Q:您希望以什么方式死去?

A:我希望应该比较淡定的,用上自己的修行。更重要的,我很希望像我们上师所说的那样,通过讲经说法的时候在法座上,或是在讲堂上死去。我很喜欢讲经说法这个职业,通过这种方式离开的话,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

Q:如果您能选择的话,希望让什么重现?

A:还是说实话,上师吧。

Q:您现在还有孤儿的感觉吗?

A:我现在,还是有孤儿的感觉。有时候自己比如说做一件事情,非常无助的时候,很想请教上师;有些时候修行上没有进步的时候,很想上师亲自拍拍头啊,给我做个加持;有时候自己做事情的过程当中,无法抉择的时候,也很想亲自到上师那里去问一问,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好,所以有时候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看看这个世界上,需要有一种怙主来帮助指点我。

采访完整版:http://www.iqiyi.com/v_19rr8m9ltg.html#vfrm=3-2-be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