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法王如意宝与多芒寺僧众在五台山清凉寺前合影

圆满的示现——忆阳塘仁波切

有一回在北印度的山上传完灌顶,上师在早上五点多,天都还没亮,就静悄悄地下山了。他从来不喜欢看到大排长龙欢送的场合。这是上师一路走来不变的风格,这一次也不例外,没人注意之下,静悄悄地离开……

对很多人来说,上师走得太突然,于是当然有各种舆论声四起,说是医院的问题,说是医生的问题,说是治疗方法的问题,说是家属的问题。不过鲜少人知道,在前去医院之前,上师自己和多竹千法王的卦相,都是显现吉卦。除此之外,是在听从了许多医疗专业人员的建议和多番讨论之后,上师才前往拥有最好医生的地方。

在医院时,状况不见回升,侍者直问上师:“是不是选错了医院?”上师直接回答:“并不是这样子。”侍者又问上师:“要不要换医院?”上师说:“不用……”

锡金一个寺院的住持跟我说,每年上师都会到他寺院主持法会,所以他在今年九月中旬左右,照例当面邀请上师在十一月初去参加这项年度法会。结果上师回答:“今年我没有办法参加了。”住持当时不晓得上师背后的意思,摸摸后脑袋,也就了事了。

又有一位喇嘛,是上师的上首弟子之一,常在深山闭关。这一次闭关前,他也请上师观照,结果上师对他说:“你这次闭关会有一个障碍喔!”他想说也许是闭关时会生病或是什么的,结果上师圆寂,这位喇嘛隔天从深山徒步两天下山,并且穿越国境来到锡金,成为安奉上师金身的主事者,据说他本来只差十几天,就可以圆满完成闭关,但是“障碍”发生了,不得不提前结束。上师告知“闭关障碍”一事,是在早早多个月之前。

然后我也想起2016年五月,在香港帮忙作翻译,前来私下见上师的人很多,有一天,有个老弟子前来拜见,他和上师互道家常,问起上师时,老人家说了一两次:“大概今年会走。”我只是做我的翻译,仅把上师的话语视作是老朋友间的闲谈,根本没有看作是认真的话。

这些像是拼图的不同区块,一块接着一块拼回来的时候,彷佛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上师很早之前就已经计划好、安排好了他的圆寂。“那为什么不先跟我们讲一声呢?”拜托,还记得吗,我们可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一群呀!而且,还记得吗?……上师一向是静悄悄地走。

“为何两位大师卦出了吉卦,结果却是以匆匆圆寂收场?”上师的圆寂,想当然让上师的身边的侍者和眷属承受无法想象的舆论压力,我想,两位上师的卦,是想告诉大家,上师们安排好了一切,以消弭杂音。这些卦似乎告诉我们,这是上师们密意的安排。

“为何是选择这个时候走?”上师种种的示现,再在显示他的境界,不是凡夫俗子能够度量,上师在世时一切所为皆是为了众生和教法,示现圆寂的原因和时刻,肯定也是为了众生与教法。不只一位侍者跟我说,他们在加护病房时清楚听到法会当中吹奏乐器的声音,所以说,虽然我们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的老上师,可是在另一个空间当中,也许有一个浩大的队伍,正在迎请上师前去。上师在医院当中,曾经有过不可思议的示现,但我只想点到为止,再多说下去,上师不会欢喜的。

贝诺法王、楚西仁波切、达隆泽珠仁波切等等大师圆寂时,我们都没有看到多竹千法王的身影。而这一次,是多竹千法王直接指示要把上师金身安奉在他的寺院。这种毫无前例可循的第一次,被许多上师们认为是“不可能的任务第六集”。

金身运来那晚是满月日,多竹千法王亲自领诵《普贤行愿品》。先前在询问多竹千法王该念什么祈愿文给上师金身,多竹千法王说,什么都不用念,不要把阳塘仁波切看成凡人一样,我们只要把金身安安静静安奉就足够了。念《普贤行愿品》,只是满足大众想要念些什么的欲念而已。

今天写这些,是想告诉大家,阳塘仁波切的境界,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所以虽然他的离去让我们很难过,但在伤心之余,当好好忆念上师的种种功德,我们何其有幸曾经亲见过这样的一代大师。这样可以让我们的心安住在完全的相信,而那份信心,一方面敦促我们好好修行,一方面也启发我们去祈求这样一位上师能够早日以圆满的行相再来。

很多人告诉我,上师的离开让他们有多么不舍,但我相信,上师对众生的不舍,远远大过我们对他的不舍。佛菩萨不舍众生,所以从未舍弃任何众生,问题在于,我们常常舍弃上师。上师总是讲因果,我们总是不管因果;上师总是讲慈悲心和放下,我们总是找机会兴师问罪、拥抱仇恨;上师总是讲信心,可是我们看不见上师功德。当上师示现圆满到无法再更圆满的圆寂,我们还是充满狐疑,指指点点。

凡此种种,正提醒我们圣与凡、天和地之间的差别,这次的圆寂法会,是我们最后以管窥天的机会。

话说那天从北印度静悄悄下山之后,在开往德里的路途上,我们到一家印度餐厅吃午餐。上师一坐下,就有一位锡克教的老先生,头上抱着布巾,留着一口白胡子,往上师这里走来。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上师。

“您好”,他对上师说,“我一看到您,就深深受到您的启发!”

如今回想这一幕,我有时会想,也许上师一大早下山,是为了和这位对他有欣慕心的老先生结下法缘。这些高远的计划,我们哪里会知道。

就像在上师静悄悄圆寂后的此刻,也许上师正在某个剎土当中,对那边具有信心的弟子们,传授灌顶,并且叮咛他们:要好好遵守因果,好好培养慈悲心,好好对上师三宝有完全不退转的信心……